桂林组织部工作网站

生为党旗添彩,死与党徽作伴——记新坪镇双和村村委委员、共产党员曹振平

时间:2018-09-28 浏览次数:983 作者:廖荣格、覃维锋、曾祥丽 来源:用户投稿

追忆——寒风大雨中的依依惜别

    新坪镇双和村是“十三五”期间自治区级贫困村,东修屯又是双河村最偏远闭塞的一个自然屯,道路、高压电不通是制约当地经济发展的瓶颈。村委委员、共产党员曹振平和他的乡村们为了改变家乡的面貌,呕心沥血,赢得了双和村村民的一致称赞。在村子主体道路竣工期间,年仅53岁的曹振平却因劳累和疾病去世,他的丰功伟绩在全村百姓中口口相传。 

    时间追溯到2018年1月8日。当天是曹振平出殡的日子,在雷声轰鸣、大雨瓢泼中上千人聚集在刚竣工的水泥路上为他们心中的“英雄”送行。身居要职的地方父母官,两鬓斑白的耄耋老人,垂髫稚子,眼里噙满了泪水,追随的脚步沉重不堪……

     这样的悲恸的场景,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怀?让人们如此的不舍;是怎样的一种不舍?让山川如此的揪心;是怎样的一种揪心?让天地如此的动容。冬天的雷声,是一种感情压抑的宣泄,更是一种自然对人性的敬畏,是一个共产党员践行“两学一做”的具体体现。

    东修无言,浅水低徊。雨像泪一样飘洒,泪如雨一般倾诉。虽然已经时隔半年之久,那种锥心的刺痛有所改善,但是,当提及他们敬重的曹振平,村民总是眼里噙满泪水。面对每一位受访者的泪眼,笔者视线模糊,无法拍照,无法笔记。却深深感受到了一个农民党员在老百姓心中根植的“乡村振兴战略”的火种,和他树立的一个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。

光明的使者——“阿平给我们带来了光明”

   “自95年阿平和我共事开始,他就对村里的事特别上心,那时候听说很多村子都通了电,咱们村因为各种原因迟迟通不了,他就到处去想办法。”如今已70岁的老村长黄成科说起这件事还是印象深刻。

    为了解决村子的用电问题,曹振平首先找到了离东修屯最近的塘窝屯,那里不久前已经通了电,他希望可以接塘窝的高压线到村上。但是塘窝屯的村民不同意,曹振平多次找当地的负责人商量,买了好酒好菜去恳求,承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,最终还是被拒绝。

    碰了壁的曹振平没有灰心,他找到了离东修屯3公里的兰厂屯,那里的村民同意他们接高压线,但是距离更远,还要经过好几个山头,沿途都没有路可走,就算同意他们拉线,县供电局也抽不出那么多资金和人手来解决。

    眼看就要成功了,不能这么轻易放弃啊,曹振平到处找关系,想办法,县里面给出的答复都是不能解决。他就和村里主管财务的朱永德商量,干脆我们直接去找县委书记。朱永德说:“当时听阿平说要去找书记,我觉得不可思议,人家县委书记是想见就能见的,就算见到了会帮解决吗?”据朱永德的叙述,当时他们还是赶了几个小时的山路,找到了县政府,希望能向县委书记反映一下这个问题,没想到却扑了空,书记外出办事了,他们在县政府门口守了几个小时,终于等到书记车子回来,就直接冲上去表明来意,并承诺只要县里面同意,他们一定克服困难把电拉到村上,最终书记被他们的诚意打动同意了他们的请求。

    “那时候天气很热,村上道路不通,用木车把电线杆拉到村口,曹振平就带着我们全村40个中青年男子,翻山越岭,硬是用肩膀抬着50根水泥电杆,每根都有上千斤重,从兰厂种到我们村。”20多年过去了,村民对当时情景仍记忆犹新。

1997年9月1日,东修屯终于告别了黑暗。“阿平给我们带来了光明,他就是我们村最亮的那盏灯。”73岁的罗启富声音哽咽了。

修路的“愚公”——“没有路,我们就自己开路。”

    东修屯海拔600多米,是新坪着乃至荔浦县的边远贫困山区村屯之一,全村57户,187人,祖祖辈辈行走在这条羊肠小道上。通电遇到的困难很大的刺激了曹振平,他想,不通路村里永远也不可能有发展,村民也难以致富,难道我们祖祖辈辈都要这样伴随着贫困、无助、闭塞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吗?

    “ 没有路,我们就自己开路。”1995年,只有30岁的曹振平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,得到了村民们的支持。

    初生牛犊不怕虎,曹振平说干就干。由于村里没有集体资金、群众家庭都比较困难,曹振平与村里有威信的丘瑞能、朱永德、黄成科等人商量,以分路段,家庭负责的方式修建道路。每天,曹振平以身作则,早早到了自家的“承包路”,一锄头一锄头地挖,一担担的挑,真如当年的愚公移山修路。在完成自家的任务后,他还要帮助一些年老的家庭完成任务。就是在他互帮互助精神的影响下,全屯老少齐心协力,终于有一条路的雏形了。73岁的罗启富说,“那时没有什么机械设备,全靠村民们用锄头挖,用扁担挑。”在曹振平的带领下,全村老小齐上阵,原来只能走一个人的山路,终于在1999年凿出了一条勉强可以通木车的2米宽的黄泥路。

    当第一辆摩托车开进村子的时候,曹振平高兴的心情难以言表,更坚定了他要带领村民修路的信心。在随后的岁月里,这条黄泥路伴随全村人走过了十几个春秋,曹振平也没有就此放弃,在这十几年里带领村民还是用锄头不断把道路扩宽,铺上石渣,一条3.5宽的砂石路修建成功,小车、后驱动等稍大型的机动车开进了村里,村民的砂糖桔、木材、杨梅、竹子等运到外面的市场,价钱也提高了好几倍,村民也开始陆续建起了楼房。

    2015年,我县“三大会展”的号角吹响,关心时政的曹振平感觉到修路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,他与村民小组积极到县里争取财政奖补、扶贫资金、民族帮扶资金和群众自筹资金等约180万。于2017年7月开工,修建塘窝——东修、鸟梨坳——活动中心,全长5.2公里、宽4.5米的通屯公路硬化道路,这一天曹振平的心情十分激动,每天中午他都要利用工厂午休的时间,骑行40分钟的摩托车,顶着烈日,回到村子里看看修路的情况。即使后来是在病床上,他也是时刻关心修路的进展。“我每次去开他,他都要询问修路的资金和进度,放心不下。”朱永德说。曹振平去世后,还有鱼塘——曹家,鱼塘——丘家的巷道没有修建,这成了曹振平一直的牵挂和遗憾。

平凡的人生——“做人做事,对得起别人”

   “我爸的人生信条是:做人做事,对得起别人。这也是留给我最大的财富。”大女儿曹佳霖介绍,曹振平一生当过农民、代课老师,做过衣架厂的管理人员,上有年老的父母,下有读大学和高中的两个女儿,生活一直非常清贫。曹振平的亲人说:“他的一生很清贫,从来都是先考虑别人,不考虑自己的,他还是跟父母住在破旧的泥瓦房,他说村子还没有建设好,我哪有心思考虑建自己的房子!”

    因为忙于村里的事情,曹振平根本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体。村里的到路开工了,曹振平一天天开始消瘦,他以为只是一般的胃痛,没什么大问题。2017年中秋节的晚上,东修村组织全村村民搞活动庆祝,在外工厂附近租房居住的曹振平应邀回来参加,那个时候的他病情已经很严重了。

    村里第一次举行这样的活动,全村人欢天喜地像过年一样,大家都要曹振平发表讲话。为了不少大家的兴,曹振平顶着疼痛向村民介绍了村子以后的发展规划。“搞好活动中心后,要在旁边建房子,把村里的孤寡老人搬迁刀这里集中居住,让他们有人照顾。”小女儿曹佳玉用手机录下了爸爸的讲话,可谁曾想到,这竟是他最后一次踏足这片他热爱的土地,也是他留给亲人们的最后一份影像。中秋之后,曹振平离开了村子,却再也没有回来。

   “虽然他那时的工资非常少,但曹老师工作很认真负责。”在桂林工作的朱乾福谈到老师万分感慨。1996年,桂山村的陈德旅到东修来砍柴不幸摔倒,跌断了腿困在山上几个小时,多亏曹振平遇到,把他连人带自行车背了出去。去年,村上90多岁的老人,由于多种原因,在县农村养老保险的认证系统认证失败,有可能会停发养老保险,曹振平放下手头的工作,前后为老人家做了三次认证,终于成功,解了老人的燃眉之急。

   “我这一生,对得起这枚党徽。”住院期间,曹振平以自己的事例教育两个女儿,希望她们像自己一样,做一个合格的党员。2018年1月6日早上,躺在病床上的曹振平烦躁不安,手不停的摸索着什么。当女儿把那枚党徽放到他的手心的时候,他紧紧的握住,安详的离开了心爱的亲人和他未尽的事业。

    曹振平的一生非常平凡,但在平凡中却彰显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和担当。斯人已去,缅怀绵长,塘口最高的山上,一座小小的坟茔正对着蜿蜒平坦的水泥路,静静地关注着村上发生的点点滴滴,这个曹振平一辈子牵挂的地方。

后记:

    曹振平虽然离开了,当他的遗愿没有没有因为他的离去而夭折,在外做生意的黄年刚与村里的几个年轻人,按照曹振平的设想,平整好文体活动中心用地和村二队大谷坪后面的小土丘,进行统一规划,让有意愿的村民在这里集中建房,并建设福利院,让村里的孤寡老人、五保户等都搬到这里来生活,可以集中照顾。鱼塘——曹家,鱼塘——丘家的道路也在有序的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