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林组织部工作网站

论文写在大地上的“土”教授

时间:2018-03-27 浏览次数:1131 作者:邓博 来源:用户投稿

    钟扬,一个在西藏地域背着双肩包,带着卷檐帽,笑容憨厚的壮汉子。不熟悉的人,也许谁也猜不到他复旦大学教授的身份。即便是清楚的人,又有谁能想到身患高血压、心脏肥大的他,一进藏便坚守了16年,这一走就是50多万公里路。作为教授,他的论文,写在了他走过的每一寸土地上;作为“追梦”人,他留下的4000多万颗种子还在延续着他的梦想,定将生根发芽,茁壮成长。

    “土”教授的闯劲。“闯劲”在钟扬15岁不能提前参加普通高考便“一气之下”考取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时候便已展现的淋漓尽致。援藏后,面对恶劣的环境和艰苦的条件,他始终没有退缩而是愈发勇往直前。“你们能上,我也能上!你们能爬,我也能爬!”他是一个来自平原的学者,在海拔5327米的珠穆朗玛峰上,却摇身变成一个斗士,即便已经爬的上气不接下气,也为了那至高无上的科学“梦想”,毅然前行,毫无畏惧,这仅仅是他援藏工作千难万阻的一个小小缩影,却彰显着他时刻敢于挑战、敢于攀登、敢为人先的共产党员本性。

    “土”教授的韧劲。长期高负荷的工作,钟扬在51岁生日当晚付出了脑溢血的代价。医生给“鬼门关”惊险走一遭回来的他定下三条“铁律”,但他戒得了酒,吃得了药,唯独“戒不了”进西藏。一个心怀伟大信仰的人,是那样的充满韧劲,气息里都散发着坚定与执着。于钟扬而言,能阻挡他前行的或许只能是“不够用”的时间,他对西藏爱得深沉,不求功名不谋利益,只因那是他一生的追求,是他最初的“梦”。万千植物却偏爱高原植物的他,冥冥之中自带心心相惜,都是在艰苦的环境中深深扎根,都能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顽强绽放。

    “土”教授的亲劲。凌晨给学生做早饭,爬坡过坎为学生涉险探路,高原上“自身难保”却陪着困乏司机聊天,钟扬骨子里都透露着待人的那份“亲劲”。“孩子们15岁之前,你管;15岁之后,我管!”这是他对妻子的承诺,他不是不想陪着孩子享受家庭的温暖,他只是把他“仅有”的时间,献给了那更需要他的来自西藏的4000多万个“孩子”。作为孩子,钟扬是家里的独子,面对年迈的父母,他也不想回家只在门口一站,连进屋子的时间都没有。“就当为国家生了个儿子”,即便看不到,钟扬的父母内心还是充满着骄傲和自豪。在他们的心中,钟扬至始至终都不会离开。

    “任何生命都有其结束的一天,但我毫不畏惧”。生命可以结束,但梦想不会结束,钟扬用他的一生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与坚守、服务与奉献,现实可以残酷的带走他的生命,却永远带不走他的生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