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林组织部工作网站

又见桂林

时间:2019-10-09 浏览次数:1275来源:用户投稿 作者:蒋桂鸾

说到桂林,有几处景点定是深入人心的,比如七星公园,比如象鼻山,比如独秀峰......桂林山水甲天下,不是王正功为赴京赶考的桂林考生饯行宴会上的敝帚自珍,也不是陈淼在《桂林山水》中的阿谀奉承。看见过波澜壮阔的大海,玩赏过水平如镜的西湖,那绿波荡漾的漓水怎能不深入人心,又怎能不使人念念不忘! 

所以,当三十年后再踏上桂林这片神奇土地的时候,母亲还是如初见桂林般激动。我们先是从解放桥过去,烈日当空,金色的阳光洒在她已经花白的发丝上,金光流淌,淌进她双眼凝望着的象鼻山。象鼻山踩在波光粼粼的漓水中,长长的鼻子伸入漓水,仿佛一转身,就要将鼻中吸入的清凉漓水喷洒在宽阔的背上,去去这八月的酷暑。凭栏侧倚,母亲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指着象鼻山:“啊!象鼻山!我去过!那时候你还没出生,我和你爸抱着你哥哥去游过象鼻山,我们到过象背上,可真美啊!就像我家乡的山一样,上面有掐掐藤,有鸡毛菜,有......”在母亲温柔的回忆里,撕开了时光的阻隔。一只只乌篷船还停留在漓江旁,清早远处飘起的袅袅炊烟,开启了一天的忙碌。来桂林旅游的人们,穿着时髦的的确良制成的服装,脸上的笑容如朝阳,偶尔停下来跟路边担挑子的卖货郎说着什么。能够登上象鼻山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儿,早早起来,沿着滨江路,踏上蜿蜒的上山小道,一家人欢快的声响差点惊了漓江旁垂钓老叟的江中鱼。此刻,山韵不改,倒是两旁的刷漆护栏,绚丽多彩的摆放盆栽为其增添了现代化的色彩。

母亲是全州人,其实也算是大范围内的桂林人。花草树木,山山水水,向来是看惯了的,广西是喀斯特溶岩地貌,山水多瑰丽秀美,桂林的山水却是独具天宠,“未若独秀者,峨峨郛邑间”刻入了人的心底。

过了解放桥,向七星公园徐徐前进。

走的是穿山路,过了栖霞桥,右手边就是七星公园的一个入口。桂林人也是诗情画意,栖霞一词,惹人浮想联翩:是朝霞还是晚霞?还是朝霞,晚霞,不分时间段的各类彩霞,都热爱栖息于桥上?不然,取个栖霞桥,名不符实恐怕惹人恼。又或者,曾有人在小东江旁,越过层层树梢,望见那天边的云霞,好似卧于桥上,如此也得来栖霞桥之名讳。一路的景色也与母亲记忆中的不太同。宽阔的水泥马路,两旁是依次排开的楼房,白墙和推拉式玻璃门、玻璃窗,替换掉参差的瓦房和老式印花玻璃镶嵌的木边窗。而马路两边的树,也是长成了参天状。葱葱郁郁,一棵棵肩并肩,泥土掩盖下,想必也是互相纠缠,携手而立。餐风饮露,汲取营养,连成一片,青苔爬上了脊背,一眼望去,苍翠欲滴,骄阳似火下独它最显眼,真真是“玉碧罗青意可参”!三十年前,它们为我的父辈们遮阴纳凉,如今,也为我投下一片阴凉。

七星公园的对面,是小东江,也是栖霞桥醉卧的江面。昔日的小东江,与之相伴的有火柴盒一样的高楼、低矮的棚户,蜘蛛网一样的电线密布天空,天黑的时候抬头看,心里总惴惴着怕是冷不丁地跳出一只大蜘蛛。那时候,那里是渔人的港湾。夜色的雾霭缓缓升起,橘黄的灯光站在乌篷船头。若是到了秋天霜露俱下的晚上,果真是“桂林寒色在”。若有那如王昌龄诗中的人“楚客醉孤舟”,酒醒后怕是少不了“江枫渔火对愁眠”的凄冷感。

一日之计在于晨,当朝阳穿过云层,投到江面,映到勤劳的桂林人脸上,前一天的疲惫、忧愁一扫而过,整个城市在桂林山水的陪伴下苏醒了,活泛起来。如今,为昔人荫蔽生活的棚户区被明亮的楼房取代,密密麻麻的电线蛛丝被清理,江边偶有小园子,里面种的是时令瓜果蔬菜。不见了的乌篷船和渔灯,换做了光线真挚的路灯守候着这一方水土。

步入七星公园,山,依旧容颜未老,与母亲爬满皱纹的脸形成鲜明对比。道路两旁的树更壮硕了。陈光烈士墓旁的香枫树,撑起了一片天空,骆驼山里的骆驼魂还在眺望远方。公园里的猴子不怕人,相机对着它们时甚至还会摆pose,只不过,不知道这是哪代的猴子猴孙了。待到夜了,园中五彩的灯亮起,渲染了整个园子。“以前天黑就看不见了,现在国家发达了,科技进步了,夜游七星公园,也是很好的。”母亲感叹着。

夜饭后,母亲拉着我的手,坐在明亮的的灯光下,再次絮絮叨叨对我诉说着两次来桂林的不同感受。听说我工作的地方也属于七星区,有山有水有风光,她一下来了兴趣:那个叫乌桕滩的美景,春天,滩上的小草从沙土下钻出,一片嫩黄;夏天,绿草如茵,流水潺潺;秋天,乌桕树汇集各种各样的红色,点亮了金秋时节;冬天,寒风凛冽,干涸的河床,裸露的鹅卵石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新中国建国70周年,桂林也在与之共同进步。俗话说,见微知著,据说东江片区的新生街将打造成集旅游休闲、文化标识、吃喝玩乐行于一体的高端旅游区域。与逍遥楼和东西巷的历史,与象鼻山和漓江形成的山水美景相互呼应,形成“三足鼎立”的新格局。规划发展的区域居民也被政府安置妥当,新建的安置房将是他们未来的新居。改革开放70周年,也是桂林欢呼雀跃的70周年。

“南取百越之地,以为桂林、象郡”,秦统一岭南后,桂林是属于桂林郡内的,足见桂林地势之要。曾经的桂林,更是文人墨客心中的别致的白月光,明代徐霞客在游桂林的时候就产生了辞藻优美的游记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改革开放,百花齐放。今天的桂林,也会跟上时代的步伐,不忘初心,坚定前行,引领山水美色潮流,开创绿色环保新篇章!

注:①王正功:宋代人,当时任广西提点刑狱权府事,据悉“桂林山水甲天下”之说最早由他在为赴京赶考的桂林考生饯行宴会上作赋而出。

②陈淼:《桂林山水》一文的作者。

③未若独秀者,峨峨郛邑间:宋文帝元嘉初年(公元424年),大学者颜延之来到桂林独秀峰游玩,感悟山水之际,挥笔写下“未若独秀者,峨峨郛邑间”的诗句。